趙從軍悉心照料趙桂章老人,圖為為老人擦臉
趙從軍悉心照料趙桂章老人。圖為為老人喂飯
  邱縣“大愛兄弟”生死接力照顧孤寡老人17載(圖)
  燕趙都市報駐邯鄲記者邢雲 通訊員劉洪濤李建偉霍飛飛
  這是發生在河北邱縣的一個溫暖的故事。從一個人的凡人善舉,到兄弟兩人的大愛傳遞,趙從軍兄弟兩人的事跡贏得越來越多人的贊譽。
  “天冷了,這是素芹新做的厚被子,我給您套上。”12月19日,像往常一樣,送孫子、孫女上學後,在河北省邱縣縣城居住的退休教師趙從軍,騎車十多公里來到趙桂章老人家裡,開始了他已經堅持了兩年多的新“工作”。
  今年62歲的趙從軍是一位退休教師,而和他非親非故的趙桂章老人已90歲。17年前,趙從軍的弟弟趙同江開始義務照顧無依無靠的趙桂章老人。兩年前,趙同江去世後,哥哥趙從軍接替弟弟開始了義務照顧老人的生活。
  心存孝愛義務照顧孤寡老人
  趙桂章老人出生在香城固鎮西趙屯村,一輩子從事農耕,從未離開過村子,婚後無兒無女,但心性要強,脾氣古怪,是全村出了名的“老難纏”。1997年,老伴去世,留下他一個人過著清貧孤苦的生活。
  比趙從軍小11歲的弟弟趙同江,是趙桂章老人的後鄰,看著老人孤苦伶仃,日漸衰老,他主動擔起了照顧老人的責任。擦桌子、掃院子、洗衣服、刷廁所成為趙同江每天的必修課,妻子一日三餐都會準時為老人端上一碗。
  一開始,老人覺得不好意思,極力拒絕幫助,後來,趙同江乾脆在自家院牆上鑿了扇門,從自己家的院子可以直通老人家,以便隨時都能照顧老人。
  除了幾畝地,趙同江還做了小本生意,日子不算太富裕,但也還過得去,平時對老人的細心照料,讓老人感到了親人般的溫暖。
  天有不測風雲,直到2012年,49歲的趙同江突發腦出血,經搶救無效撒手人寰,在給這個家庭帶來不幸的同時,趙桂章老人的生活也失去了依靠。
  生死接力兄弟情深大愛傳承
  唯一的弟弟去世,令哥哥趙從軍悲痛欲絕。
  出殯那天,人來人往中,院子角落的一張竹椅上,一位老人偷偷地流著眼淚,看到老人微駝的背,趙從軍知道他就是弟弟照顧了15年的趙桂章老人。“大爺,同江不在了,以後我來照顧您!”拉過老人的手,趙從軍堅定地說。
  儘管已經60歲了,趙從軍原本想留在學校繼續教書,但為了照顧老人,他申請退了休。當趙從軍提出要老人搬回縣城和自己一起住時,趙桂章拒絕了,因為這個家雖陳舊,這裡卻有他一生的回憶。於是,從縣城到村子,每天往返二十多公里的路,趙從軍的工作地點從三尺講臺搬到了農村老人的家。
  為老人理髮、刮鬍子、洗腳、剪腳趾甲,趙從軍成了鄰居們口中說的“老人貼身丫鬟”。
  每天早上,趕到老人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倒洗馬桶、檢查被褥和衣服,因為老人的腿腳愈加不靈便,趙從軍就為老人製作了可以在屋裡進行方便的坐便椅和馬桶,儘管如此,有時老人還是將大小便解在褲子里、床單上,趙從軍總是親手為他洗涮、更換。
  夏天頂著烈日,冬天冒著嚴寒,一年365天,他天天準時“到崗”,從未遲到、耽誤過一天。
  帶病堅持讓老人安享幸福晚年
  去年冬天,由於天寒地滑,趙從軍連人帶車滑到在去老人家的路上。經過檢查,醫生髮現他患有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,建議他做手術治療。但一直拖到現在,面對家人的疑問,手術的事情,趙從軍隻字不提。
  “我父母早就不在了,90歲的桂章叔就是我的親人,弟弟已經不在了,我不能倒下!”趙從軍含著淚水的眼裡充滿了堅強。
  現在,妻子孫素芹也幫著趙從軍一起照顧老人,為老人縫被子、洗涼席、包餃子,雖然都是花甲之年,兩人照顧起來都不含糊,並決定等孩子工作不忙了,要搬來農村陪老人一起住。
  “我這輩子沒有自己親生的孩子,但是我覺得我是天下最幸福的父親,因為我有兩個這麼好的兒子!我感謝他們兄弟倆,真的感謝……”趙桂章顫抖的聲音包含了幸福。
創作者介紹

xc90xcmsg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